毕淑敏:恰到好处的淡然与豁达  我曾经在西藏边防部队学过医。我的师傅是个老卫生员。  一开始学习打针。他找来一个塑料人体模型,用手指在模型的屁股上画了个虚拟的“十”字,说:“打针的时候,针头扎在臀部这个十字的外上1/4处,不然容易伤了神经。伤了,下肢就会瘫痪。”我点点头,说记住了。  老卫生员又说,记住消毒的步骤,先是2%碘酒,再是75%酒精。棉球要涂同心圆,不能像刷油漆似的乱抹。我说,记得啦。  老卫生员又说,考考你,酒精要用多少度的我说,75%。  他说,那80%的行不行呢?我暗自揣摩,75%一定是能达到消毒目的的最低标准。藏北山高路远,所用物资千里迢迢地运来,使用一定力求节省。所以,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。  我说,80%行。老兵的面容很平静,继续问,那么,90%的酒精怎么样?我说,那当然也行。  老兵说,100%呢?我说,肯定更好啦,只是那样太浪费了。  老兵被高原紫外线晒成紫色的脸庞,变成棕黑色,说,错了!75%的酒精可以破坏细菌的膜,药水渗入到内里去,整个细菌就被杀死了。而浓度更高的酒精,会飞快地把细菌外膜凝固,就像砌起一道墙,反倒阻止了药液进一步浸透到细菌内部,杀不死细菌。有些东西,并不是越浓越好,要恰到好处。  那一天,我记住了“酒精”和“恰到好处”。  多年后,我到国外某机构参观。辉煌的大厅中竖立着金字的企业精神。其中有一条,叫作“合理期望”。  陪同人员解说,这是他们创(www.lz13.cn)始人尊崇的原则。期望并不是越高越好,而是要恰到好处。期望太高,达不到,就会心生沮丧,长久以往,就会丧失信心。期望太低,没有动力,得过且过,也会让人萎靡不振。所以,合理的期望,是最佳的平衡点。  在那一瞬间,我想到了酒精,想到了幸福。酒精的浓度不能太高,过了最佳值,会适得其反。幸福也是一样,切不要贪得无厌。  恰到好处,是一种哲学和艺术的结晶体。它代表的豁达和淡然,是幸福门前的长廊。轻轻走过它,你就可以拍打幸福的门环。  
  1. 毕淑敏作品_毕淑敏散文集
  2. 毕淑敏:像烟灰一样松散
  3. 毕淑敏:握紧你的右手
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