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励志一生 » 经典美文

张承志:绿夜

  张承志:绿夜  他终于登上了那座小山。他抬起头来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向远方望去。  明亮而浓郁的绿色令人目眩。左右前后,天地之间都是这绿的流动。它饱含着苦涩、亲切和捉摸不定的一股忧郁。这漫无际涯的绿色,一直远伸到天边淡蓝的地平线,从那儿静静地等着他、望着他,一点点地在他心里勾起滋味万千的回忆。 
  张承志:美丽瞬间  那天清晨,当他踩着草地上的露水去牵马时,他并不知道一切竟会是这样。那时霞光刚刚从雪牙般的连峰缺口里流溢出来。他不知道,那些在蓝空中排列着的冰峰背后还有汗腾格里。后来他才恍惚回忆起来了:那天清晨当看见霞光从山口喷射而出的时候,整个天穹都传响过一派纯净的乐声,束束光芒都曾象颤抖的

张承志:大坂

  张承志:大坂  从邮电局的绿漆窗口里伸出一只手臂,朝他拼命地挥舞着。  “嗬依!jihdel!嘿!jihdel!”那邮递员用生硬的乌梁海方言朝他吼着。——就这样知道了那个消息。他茫然信马走去时,已经听不见雇来带路的瘸老头怎样和那乌梁海人胡扯。远山像

张承志:雪路

  张承志:雪路  前方一片黑蒙蒙。雪原即使在这样晴朗的夜里,也象弥漫着雪粉一样,什么也分辨不清。他摸着黑,把沙狐皮的帽耳又系了系紧,回头望望白狮那儿,只见一个微微发红的烟头在闪着亮。那小子真能抽,他想。他试探地用脚趾头舐了舐毡筒里垫的马鬃,都冻得梆硬的了。可真冷,他抬眼瞧了瞧那浑沌的夜空,冻得粘在
  张承志:北望长城外  (一)  若说起“闯关东”这三个字,好像没人不知道。其实,那不过是因为路上有沧海大浪、“天下第一关”等障碍,而使山东人在名气上占了便宜。旧中国,穷地方不止山东一处。甘肃民勤县人闯关西,下新疆;陕西绥德、米脂,还有榆林府人拉骆驼
  张承志:九座宫殿  韩三十八遇上那个蓬头发的城里人,正是太阳晒得沙漠上一溜火光的时候。那小伙子下了拖拉机以后好象寻不着落脚的地方,慢悠悠的步子迈迈停停。韩三十八一眼就看出,他是打算在这几间红胶土垒的小村里寻个店呀招待所的。后来韩三十八到了地里,冒着火苗般毒烫的太阳光伺弄苞谷林子,没有顾上找那蓬头
  张承志:两度羊肠坂  其一  那一年和许晖去河南,让他查查沿途资料。他寄来了曹操的《苦寒行》,于是羊肠坂一词,带着新鲜的语感,钻进了我的脑袋。  这一首,在曹操诗里可能不算太着名。但是几行句子一跳而出,夺走了人的视线:  北上太行山,艰哉何崔魏!  羊肠坂诘屈,车轮为之摧…&hel
  张承志作品_张承志散文集选
  肖复兴:男女诗篇  一事当前,尤其是困难或恼怒的事———  女人容易皱眉头;男人容易动拳头。  女人首先想的是没法办;男人则想的是怎么办。  男人爱用脑子干事,就像电脑遥控朝着既定的目标;女人爱用感情处事,就像海葵伸出众多触须盲目无着。  女人是感性的;男人是
  肖复兴:聪明只是一张漂亮的糖纸  小铁上初二的时候,有一天下午我和他妈妈出门。问他去不去,他摇摇头,一个人闷在家里,晚上,我们回到家,他问我:你发现咱家有什么变化吗?我望了望四周,一切如故,没发现什么变化,他不甘心,继续问我:你再仔细看看。我还是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。倒是他妈妈眼尖,洗脸时一下子
  肖复兴:读书的缘分  30年前,我买的第一本书是雨果的《九三年》,定价1元1角5分。是在北京王府井的新华书店排长队买到的。那个百废待兴新时代的壮观,让书成为了劫后复出的主角。  30年来,确实如韩愈说“未尝无一日去书不观”,却属于狗熊掰棒子,读一本丢一本。只能随便挑几本能
  肖复兴:飘逝的含蓄  情感的表达方式,过去和现在,人与人,是极其不同的。  1859年,勃拉姆斯写下了他的A大调第二号《小夜曲》。勃拉姆斯一生中只写了两首《小夜曲》,他当然会珍惜这第二号《小夜曲》。这一年的9月13日,他将这首《小夜曲》的第二、第三乐章寄给了舒曼的夫人克拉拉。这一天,是克拉拉40
  肖复兴:当青春苏醒时  当意识到异性美的时候,孩子便得到了新生。这是青春苏醒的标志。  它像雪花落地一样无可逆转,像春草萌芽一样自然而然。  要让孩子懂得,有这种模糊、似是而非的感情,并不是错误,不是不正常的。相反,要是没有这种感情,倒是不正常的了。  同时,更要让孩子懂得,认识到这种感情的朦胧
  肖复兴:珍惜第一次  人生有许多第一次:第一次学说话、第一次学走路、第一次挨揍、第一次乘飞机……第一次之所以难忘,是因为它较以后的重复是新鲜的,犹如刚刚烘烤出炉的面包带着香味。  对于孩子,更是如此。因此,让孩子抓住他人生第一次的体验来写作文,一般都会写得具体、生动。
  肖复兴:梦想与理想  动物是不会做梦的。梦,是人类与动物重要的区别标志之一。  人类拥有梦,便拥有了和现实相对应的东西。梦,拓宽了人的生命空间。梦想,要比现实更为美好而令人向往。  但是,梦想并不是理想。  梦想,比理想更接近生命;  理想,比梦想更接近精神。  梦想,来自生命的实际体验;  理
  肖复兴:吃东西有学问  “不时不食”,是一句老话,讲的是我们中华民族悠久的民俗传统:吃东西要应时令、按季节,到什么时候吃什么东西。最早说这句话的,是开业于明天顺二年(1458年)老北京最老的一家叫聚庆斋的糕点铺的掌柜的。那时,聚庆斋恪守这样“不时不食&rdqu

肖复兴:荔枝

  肖复兴:荔枝  我第一次吃荔枝,是28岁的时候。那是十几年前,我刚从北大荒回到北京,家中只有孤零零的老母。站在荔枝摊前,脚挪不动步。那时,北京很少见到这种南国水果,时令一过,不消几日,再想买就买不到了。想想活到28岁,居然没有尝过荔枝的滋味,再想想母亲快70岁的人了,也从来没有吃过荔枝呢!虽然一
  肖复兴:生命平衡的力量  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,无论什么样的生命,在短促或漫长的人生中都需要平衡,并且都会在最终得到平衡的。白雪公主自然有其漂亮面庞的如意,却也有后母的嫉妒、派人的追杀,以及毒梳子和毒苹果危险等等的不如意;灰姑娘自然有其悲惨的种种命运,却也有其终成正果的美好回报。眼睛瞎了,意大利的
  肖复兴:学会感恩  西方有一个感恩节。那一天,要吃火鸡、南瓜馅饼和红莓果酱。那一天,无论天南地北,再远的孩子,也要赶回家。总有一种遗憾,我们国家的节日很多,惟独缺少一个感恩节。我们可以东施效颦吃火鸡、南瓜馅饼和红莓果酱,我们也可以千里万里赶回家,但那一切并不是为了感恩,团聚的热闹总是多于感恩。 
  肖复兴:沉埋的历史  读何兆武先生的《上学记》,得知一则旧闻:一个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而后参加空军的年轻人,叫沈崇海,1937年8.13对日作战时,他驾驶的飞机被日军击中,他便驾着飞机直冲下去,撞沉一艘日本旗舰,视死而归,殉国时年仅27岁。这艘日本旗舰的名字叫做“出云&rdquo
  肖复兴:清明忆父  好多童年的事情,过去了那么多年,却依然恍若眼前,连一些细枝末节,都记得特别清楚。记得父亲为我买的第一支笛子,是1角2分钱;买的第一本《少年文艺》,是1角7分钱;买的第一把京胡,是2元2角钱……那时候,家里生活不富裕,一家五口全靠父亲微薄的薪水维持,

肖复兴:苦瓜

  肖复兴:苦瓜  原来我家有个小院,院里可以种些花草和蔬菜。这些活儿,都是母亲特别喜欢做的。把那些花草蔬菜侍弄得姹紫嫣红,像是给自己的儿女收拾得眉清目秀,招人眼目,母亲的心里很舒坦。  那时,母亲每年都特别喜欢种苦瓜。其实这么说并不准确,是我特别喜欢苦瓜。刚开始,是我从别人家里要回苦瓜籽,给母亲种
  肖复兴:窗前的母亲  在家里,母亲最爱呆的地方就是窗前。  自从搬进楼房,母亲就很少下楼,我们都嘱咐她,她自己也格外注意:楼层高、楼梯陡,自己老了,如果磕着碰着就会给孩子添麻烦。每天,我们在家的时候,她和我们一起忙乎着做家务,手脚不拾闲儿;我们一上班,孩子一上学,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时,大部分时间

肖复兴:母亲

  肖复兴:母亲  世上有一部永远写不完的书,那便是母亲……  那一年,我的生母突然去世.我不到八岁,弟弟才三岁多一点儿,我俩朝爸爸哭着闹着要妈妈。爸爸办完丧事,自己回了一趟老家。他回来的时候,给我们带回来了她,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姑娘。爸爸指着她,对我和弟弟说:&ldquo
  肖复兴作品_肖复兴散文
  林萧:林萧散文诗四章  1、在三月  与三月对视,无需太多的语言,目光是一座沟通的桥,在宁静的心间,流淌着峰回路转的情感。  婉转翻飞的乳燕,是一颗颗黑色的种子,在叽叽喳喳的发芽声中,闯进三月的视线,被老农看作秋的收成,往泛绿的泥里翻了又翻;沾满泥土芳香的牛,从田野中走来,把肩上的犁当作镰刀,刚
  林萧:有诗陪伴的日子是一种幸福  ——兼谈谈我的诗歌之路  今天收到广东省作家协会杨克老师寄来的刚出版不久的《2006中国新诗年鉴》,精美的大32开本,里面一些熟悉的和不熟悉的诗作者。  很久没读到纯诗歌报刊了,前段时间《星星诗刊》的编辑朋友说给我寄,估计要过段时间才能收
  林萧:留守那年的夏天  那一年,我9岁,刚读小学二年级。春节的时候,父母和叔叔婶婶一起踏上了去东莞常平的火车,把我和年仅7岁的妹妹留在了湖南乡下。  我和妹妹跟着年迈的外公一起生活,外公已经七十多岁了,头发花白,身体却还算硬朗。我们家离外公家只隔着一个村子,外公白天要忙农活,晚上的时候才过来陪我
  林萧:秋天的祝福  文学是什么?我常常会思考这个问题。毫不掩饰地说,文学并不能改变大多数人的命运,甚至无法改变一点点他们窘迫的生活现状。更多的时候,文学作为一种生存的手段,很多人借助于它,在各行各业打拼着自己的理想,最终能坚持下来的人已经不多了。  接到广州市广播电视大学“雏鸣&rd
  林萧:那一湾湖水  屈指一算,我与杨湖相识已经有八年了。在我众多的朋友中,他始终都是最默默无闻的一个,他以他的淳朴坚守着自己的情操,成为了我最知心的朋友。  杨湖爱好音乐,我爱好文学,原本看似并无多少共同语言的两个人,却莫名地走到了一块儿。闲暇时,我们聚在一起聊人生,谈艺术,侃理想,心灵深处的那
分页:«123456789»
作文大全 诗词名句 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好词好句 祝福语 经典台词 个性签名 教育教学 日志大全
Powered By ZBlog | 鄂ICP备12009277号-3 | 网站地图 | 自动排版 | 资料大全 | 手机版
励志名言,名人名言,励志电影,励志歌曲,经典语录,经典语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