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励志一生 » 经典美文
丰子恺作品_丰子恺散文集
  李广田:“我听见有人控告我”  十一月二十六日,我带了书包到学校。借用 W. 惠特曼诗题为“一二·一”惨案而作。  我听见有声音向我控告:  “先生,你是来上课吗?”  为了争取言论自由,  为了抗议无理的压迫
  李广田:我们的歌  ── 拟民歌体──  我们有海呀没有船,  我们有路啊没有车,  我们有土地呀不能耕种,  我们耕种了不能收割,  我们收割了依然饥饿,  我们有话呀不敢直说。  我的问题啊要你回答,  你说这倒是因为什么?  我们的海上啊要有大船,  我们的路上啊也要有车,...
  李广田:给爱星的人们  (一连读到几个人的诗和散文,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赞美着天上的星星。)祝福你爱星星的人们,  你们生于泥土  而又倦于泥土的气息。  我呢,我却更爱人的星,  我爱那作为灵魂的窗子  而又说着那 无声的  温语的人的星星。  你还说“白云间的金星是美丽的,  而万里

李广田:消息

  李广田:消息  南国的冬日,树木还是葱茏的。  夜来沉睡中,我做了风雪道上的行军梦,  醒来不胜寒,却惊讶于窗前的一片绿。  七千里外飞来了新消息:  “家园的池塘中已结了一层冰……  哥哥行前埋在地下的旧军衣  又被我掘起来穿上了,  不是为了冷,是为了
  李广田:上天桥去  “上天桥去吗”孩子想,  “上天桥去吗”爸爸讲,  那么,上天桥去吧,去──  让电车作一条游龙,在人海中  在灰海中 在西南风的海中  叮当叮当 拖一身蚂蚁  上天桥── 天桥在那方!  三月天 是风筝的天,  江南燕子 不惊
  李广田:土耳其  是英吉利吗,是法兰西?  也有人说他是土耳其。  反正他是个异邦人 把旅途  终止在这乡村了。  在这里 听不到礼拜堂的  经声 祈祷声,  却只有几声午鸡 象几声哀吟,  算报告了这人的归去。  是虎列拉呢,还是猩红热,  这有谁知道?又有谁说他是怀乡病。  但这里的居民 是
  李广田:那座城  那座城──  那座城可还记得吗?  恐怕你只会说“不”,  象夜风 轻轻地吹上破窗幕,  也许你真已忘去了  好象忘去 一个远行的旧相识,  忘去些远年的事物。  而我呢,我是个历史家,总爱翻  厚重的旧书页 去寻觅  并指点出一些陈迹,  于是,我重又

李广田:流星

  李广田:流星  一颗流星,坠落了,  随着坠落的  有清泪。  想一个鸣蛙的夏夜,  在古老的乡村,  谁为你,流星正飞时,  以辫发的青缨作结,  说要系航海的明珠  作永好的投赠。  想一些辽远的日子,  辽远的,  沙上的足音……...

李广田:访

  李广田:访  在一座古老的客室里,  听边城一声啼鸡。  午后一时。  主人不在,原不曾有过约言的。  壁上挂剑,──依然一江秋夜月,  可惜已没有起舞之意了。  只梦想:遥遥的旅途,  好春天,春的细雨。  案头梅花,开得象一簇朝雾,  寂然时,生机一室。  但是,我还有什么豪兴,...

李广田:旅途

  李广田:旅途  不知是谁家的高墙头,  粉白的,映着西斜的秋阳的,  垂挂了红的瓜和绿的瓜,  摇摆着肥大的团扇叶,苍黄的。  象从远方的朋友带来的,好消息,  怎么,却只是疏疏的三两语?  声音笑貌都亲切,但是,  人呢,唉,人呢?  两扇漆黑的大门是半开的,  悄然地,向里面窥视了,...

李广田:窗

  李广田:窗  偶尔投在我的窗前的  是九年前的你的面影吗?  我的绿纱窗是褪成了苍白的,  九年前的却还是九年前。  随微飔和落叶的窸窣而来的  还是九年(www.lz13.cn)前的你那秋天的哀怨吗?  这埋在土里的旧哀怨  种下了今日的烦忧草,青青的。...
  李广田:第一站  沿着铁轨向前走,  尽走,尽走,  究竟要走向哪儿去?  我可是一辆负重的车,  满装了梦想而前进?  没有人知道这梦的货色,  除非是 头上的青天和湖里的水。  我知道,铁轨的尽处是大海,  海的尽处又怎样呢?  沿着铁轨向前走,  尽走,尽走,  究竟要走向哪儿去?...
  李广田:在这夏天  在这夏天,生命正在饱满,  我思念着── 秋天。  它是那样朴素,那样哀婉,  似一个乡下姑娘,  棕色的,披一件粗布长衫。  她披着粗布长衫,  叹息着,抱一只破旧的琵琶,  走过我的窗前,  走过了旷野,荒山。  她弹着── 脚下枯叶的细语,  牧羊人的晚笛,伴着归雁,.

李广田:归梦

  李广田:归梦  在绿野可以望见的,  是藏在丛树中的自己的家。  茅檐已经颓斜,  屋顶上满生着深深的野草,  ── 我已是几年不归了!  湿苔染上了门楣,  蜗牛停在了墙角。  迎面跑来的是当年抱过的“小黑”,  饿狼般的,它向我这样狂叫,  ── 我已是几年不归了!.

李广田:异乡

  李广田:异乡  这边也是绿野,  那边也是丘冈;  一样的,是遍地榆钱,  一样的,是垂柳成行。  这应是故乡,  这应是自家门廊,  那里面该坐着个白发老媪,  我将去呼一声“久别的阿娘!”  歌声飞出了短墙,  那该是谁家的女郎?  是不是垂髫的阿妹?...
  李广田:如是我歌  我不再去追求什么爱情,  更不再去炫耀什么虚荣。  青春的希望  是风中的飞沙,  把一切的梦幻  都付与狂风。  我只要坚实的,坚实的人生,  我只要活跃的,活跃的生命。  今后的太阳要升向当顶,  要照破那暮色暗淡  与早夜的朦胧。  人生,虽然不是理想的那样美丽...
  李广田:风雨时节  簌簌的风呵,  你就这样的吹,  细细的雨呵,  你就这样的落。  没有风的春天是这样的沉闷,  没有雨的人间是这样的寂寞。  风正在吹呵,  雨正在落,  这正是我的呀我的时节,  把门儿敞开让风儿进来,  再听听细雨在说些什么:  它说,故乡正可爱,...
  李广田:父母与沙原  我的父亲是一个农夫,  他一生尝尽了世间的苦荼。  他的教训是要我勤苦,  他说:“勤苦,是人生的本务。”  但是我已经勤苦了,  我的父亲,我还要欢乐,还要幸福。  我的母亲是一个村妇,  她对于一切都施予慈抚。  她的教训是要我能爱,  她说:&

李广田:盲笛

  李广田:盲笛  朋友,你永远地走着──  走着这黑暗的长道。  你的笛子是这样的抑郁,  我的心情是这样的寂寥。  朋友,你永远地来往──  来往在这遥遥的梦乡。  你的笛子是这样凄凉,  我的心里止不住地幻想:  悠悠的一条阴森的巷,  有一个幽灵负着创伤。  他低低地哭着哀哀地唱,...
  李广田:是春天了  一  我踉跄地走上街衢,  狂风在追逐着灰土。  我抬头仰视那平静的天空,  天空正停伫着白云缕缕。  呵,是春天了,  人间天上──  怎么还这般异样!  我匆匆地走到街心,  人们在欢乐地前进。  我惘然地怅望前路,  前路只期待着阴沉。...
  李广田:向往的心  自从她深夜叩过我的门,  我已禁不住我的向往的心。  “到她那里去吗?”  我常是这样自问。  今夜又是这样的狂风,  沙粒迷坏了我的眼睛。  我痴痴地受着无名的牵引,  无端地在她的窗前逡巡。  窗上的灯光退隐,  窗上的幔子沉沉。  我凄凉地伫立在
  李广田:夕阳里  夕阳里我走向白沙旷野,  白沙里闪着些美丽的贝壳。  多少年前──  此地可是无底的大海?  多少年前──  此地可是平湖绿波?  我步步地踏着,  颗颗地拾掇,  我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凄切!  夕阳里我走向白沙野地,  白沙里缀着些圆滑的石子。  多少年前──...

李广田:寂寞

  李广田:寂寞  我常是低着头儿,  暗数着自己的脚迹。  满地上雪泥残冻,  ── 一年的收获如此!  我常是抬起头儿,  怅望着灰色的四壁,  屋角里织满了蛛丝,  ── 生命呵,已经是如此!  我常是捧着心儿,  轻轻地问着自己:  “你究竟为了什么,  奔着这寂寞的长途?&rd

李广田:乡愁

  李广田:乡愁  在这座古城的静夜里,  听到了在故乡听过的明笛,  虽说是千山万水的相隔吧,  却也有同样忧伤的歌吹。  偶然间忆到(www.lz13.cn)了心头的,  却并非久别的父和母,  只是故园旁边的小池塘,  萧风中,池塘两岸的芦与荻。...

李广田:空壳

  李广田:空壳  近来时常听人说,某某人有神经病,某某人发神经之类的话,仿佛这是一个神经病的时代似的。我有一个朋友,就曾经一再地告诉我,说某某教授是患神经病的,因此我却非常纳闷,一个人既有神经病怎么还能在大学里作教授呢?有一次,我看到学校门口贴一张大布告,是某某学会公开演讲,那讲题非常惹人注目,叫
  李广田:扇子崖  八月十二早八时,由中天门出发,游扇子崖。  从中天门至扇子崖的道路,完全是由香客和牧人践踏得出来,不但没有盘路,而且下临深谷,所以走起来必须十分小心。我们刚一发脚时,昭便险哪险哪地喊着了。  昭尽管喊着危险,却始终不曾忘记夜来的好梦,她说凭了她的好梦,今天去扇子崖一定可以拾得什

李广田:马蹄

  李广田:马蹄  我为什么骑上了一匹黑马,更不知要骑到什么地方。只知道我要登山,我正登山,而山是一直高耸,耸入云际,仿佛永不能达到绝顶。而我的意思又仿佛是要超过绝顶,再达到山的背面,山背面该是有人在那里等待我,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,更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样子。  我策马,我屏息,我知道我的背上插一面大旗
  李广田:花 圈  “你的朋友死了。”  “是的,我的朋友死了。”我安静地说。一点也没有感动的样子。  “你将怎样去祭悼你的朋友呢?”  “是的,我将怎样去祭悼我的朋友呢?”我又安静地这样反问着。仿佛毫
  李广田:荷叶伞  我从一座边远的古城,旅行到一座摩天的峰顶,摩天的峰顶住着我所系念的一个人。  路途是遥远的,又隔着重重山水,我一步一步跋涉而来,我又将一步一步跋涉而归,因为我不曾找到我所系念的人。──因为,那个人也许在更遥远的地方,也许在更高的峰顶,我怀着满怀空虚,行将离开这个圣地。但当我以至
分页:«123456789»
作文大全 诗词名句 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好词好句 祝福语 经典台词 个性签名 教育教学 日志大全
Powered By ZBlog | 鄂ICP备12009277号-3 | 网站地图 | 自动排版 | 资料大全 | 手机版
励志名言,名人名言,励志电影,励志歌曲,经典语录,经典语句